新闻资讯

一场自发的猫狗救助行动:你的世界不止宠物但

发布时间:2019-09-08 17:41  作者:BBIN

  这是一场自发形成的救助,短短一个晚上,集结上百名市民参与,建立救助群,组织义工到现场帮忙。牵动着那么多人心弦的,是被困在宠物店里的上百只猫狗。随后五天五夜的营救,义工们抵受着质疑和失落,也享受着纯粹付出的快乐,最终让大部分的猫狗得到妥善处理。

  前一晚上8点,番禺一宠物医生在朋友圈发出求救,一间宠物店老板被拘留,店内百只猫狗在停水停电的状况之下,已三天无人照顾,情况危急。

  4小时后,在一个名叫“小森林宠物猫狗救急群”的微信群里已聚集了超过一百名关心此事的人。阿炮是其中一个。

  8月26日,已是猫狗们被困在店里的第四天。早上的一场大暴雨,拖慢了义工赶往现场的脚步。

  9时半,阿炮凭着求助信息中的照片,找到了小森林。虽然,早已做好心理准备。但眼前的一切,还是让他慌了神:一个充满躁烈与不安的环境,满耳的狗吠声,刺鼻的恶臭味,无一都在催促着阿炮抓紧时间行动。透过店的铁门,阿炮发现,“一团糟“已不足以形容里面的情况,随地乱走的猫狗,堆挤在笼子里的猫狗,加起来估计有上百只。满地的粪便与尿液,店里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“每一步都会踩在屎上”。

  阿炮第一步要做的,是把“闲逛”的猫狗抓进笼子里。“最凶的是一只吉娃娃,会咬人“,凭着训犬师的经验,阿炮顺利将大部分猫狗放进了笼子。

  移开店里的各种杂物,终于,在其他义工到来之前,他在店里辟出了一条救亡通道。

  小希,是当天第二个到达现场的志愿者。回想当天,她说幸好阿炮先到一步。“看到有义工在里面,我才敢走进去”,小希说,当时店里一片昏暗,闷热,猫狗不是奄奄一息就是在歇斯底里地吠叫。

  这是小希第一次参与大型的猫狗救助。但没有迟疑,她马上加入阿炮的行动。“先别管卫生了,喂饱它们再说”,阿炮说。小希拆开了店里的一包狗粮,很快地倒入每个食盆里,不到三分钟,食盆就被清空。这是此后几天救助里,他们唯一打开的店里的宠物粮,因为担心被说擅自挪用他人财物。余下的宠物粮,都是义工们出钱购买的。

  没有刻意的回避,也没有刹那的崩溃,小希说,当时的自己处于一种不大正常的状态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快点喂饱这些猫狗,先把活的救下来”。但后来,别的义工在清理尸体时,小希还是选择了回避。

  在一楼喂完粮食后,小希开始跟阿炮一起探索宠物店二楼和三楼。“房间里更暗了,而且不知道会不会有烈性犬”,阿炮的猜测被证实了。

  二楼有一只藏獒和一只中亚牧羊犬,一楼的阳台外,还有一只站起来比半个他还高的高加索犬。然而,这些被列为烈性犬的狗儿,早就没有了该有的神气和威风。尤其是黑色藏獒,看似凶狠,却意外的黏人。但等到阿炮有空再搭理它的时候,它却倒下了。

  “中暑,室内没有空调和风扇,加上粪便和尸体,产生大量氨气,空气太差了”,阿炮很担心藏獒的情况,义工们只能去附近便利店买来冰棍,为藏獒降温。

  中午前,陆陆续续有更多的义工带着救助物资来到现场,珍姨和猫姨是当中的义工前辈,在她们带领下,清洁的进度加快了。有的义工受不了里面难闻的气味,往鼻孔外抹上厚厚一层薄荷膏,戴上两层口罩才敢入内。

  被抽空的生命,只剩下脏污的皮囊。甚至连生命力顽强的老鼠,也死在了宠物笼子旁。珍姨用手套捡起小老鼠,反过手套将尸体包好,一同放进装猫狗尸体的袋子里。大半小时之后,广州市卫生处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到场运走尸体。

  厕所的下水道堵塞了,清理出来的粪便无处可排,有义工不小心将粪便倒在了阳台外的河涌边,引来附近村民一阵围攻怒骂。

  这间宠物店,因为卫生和噪音问题,在当地积怨已久,邻居们不乐意看到有人帮忙清理,也拒绝了义工提出的借水借电请求。“我们理解你们的不满,但不清理干净,更危险”,敦厚的短哥,第一次做义工,当天一直在跟村民做沟通,“后来有很多年轻一点的村民理解和支持我们的行动,有人主动借水给我们”,短哥耐着性子,凡事往好的一面想。

  有些执着的村民,每半小时过来查看一次情况,继续开骂,但义工们已无暇争辩。

  因为清理工作十分艰巨,一些粪便干结在地板上,用力拖好几回才能去除,加上没有水,义工们只能从小卖部买来桶装水,清洁进度缓慢。除了地板,还有笼子里的底盆,换上新的猫砂不久,立刻又填满新的粪便,倾倒——清洗——装砂,几个步骤不断地重复,但猫狗实在太多,义工们也想不明白,宠物店店主一个人如何照顾得了这么多猫狗。

  “当时整个人处于缺氧状态,只想着快点清理,还它们一个能生存的环境”,短哥说,但直到太阳下山,店内一点光线都没了,十几名义工的轮番劳动,也只换来了宠物店首层的暂时干净。

  在到达现场前,甚至到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义工们都只有一个想法,喂饱猫狗,做好清洁,但时间和环境的限制,让他们发现,这工作根本没法完成。

  “必须减少店内的猫狗,腾出空间,才能应付过来”,短哥说,肉眼可见,大部分猫狗都有皮肤病,继续这样堆挤在一起,可能会彼此传染恶化。

  但从那晚开始,许多义工像短哥一样,夜不能寐,“总想着它们还在等着我们,还有事情未完成”。

  阿南的车,几乎每周都会载着刚从市区里救来的流浪猫狗往返各家宠物医院。但像那几天一样,高频率地往返还是第一次。

  中暑的藏獒不行了,几位义工合力抱起它,往车子后座抬去。就在快进入车舱内时,藏獒突然甩头张嘴,“受惊了”,还好,没有咬到任何人。一位义工赶紧拿毛巾包起藏獒的头,安抚它的情绪,“快了快了,很快都会好起来”。

  和藏獒一起送院的,还有两只皮肤病严重的贵宾,因为车子装不下笼子了,只能由阿姨抱着送去医院。这是第一天出发前往医院的第一趟车。

  阿南刚载着两只狗上路离开番禺,就收到群里义工的急电:“有只猫状态不大好,可能要马上送院”。掉头,往回走,载上猫咪,再次出发。

  视频里,两只笼子里的小狗在车后座摇头晃脑,伸着舌头开心地望向窗外,阿南不知道这些小狗,多久没出过笼子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当阿南正被它们逗乐时,一股恶臭从后方传来。“臭得我想烧了台车”,阿南哭笑不得,两只笨狗,在车后座拉屎了。

  “不行了”,阿南一阵抑制不住的生理反应,将车停在了一边,跑到路边呕了出来。擦干净嘴巴,又继续开往医院,阿南下定决心,第二天再忙,也要送部爱车去洗了。

  营救行动的每一天,喂养、清洁、送治一直持续到下半夜一两点。许多义工,都是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到店里来帮忙。5天过后,有大约40只猫狗被送往广州市各区医院,而最远的被送到了顺德,因为有些属于广州的禁养犬。

  而经过医院的诊断,大部分猫狗都患有皮肤病,还有“手尾长”的病症:猫瘟、狗瘟、鼻支、细小等,治疗费预计超万元。

  8月30日,当地街道办、派出所发出通知,次日将对宠物店进行清理,里面剩余的狗只将被送往位于大金钟的广州犬只留验所。

  多天的陪伴,即使是最单纯的喂养,也让义工们与这群小动物“互生情愫”。一开始,小希很怕二楼的三只黑白犬,它们总是对着陌生人狂吠,后来才发现,这是一家三口。妈妈害怕孩子受伤害,才绷紧了神经。义工们给小黑白犬起名“牛奶妹”。

  “熟悉之后,三只都很黏人,而且很活泼”,小希说最舍不得就是它们,现在一家三口都被送往了同一家宠物医院,但后续是否能有人领养,还是个未知数,尤其当前养犬条例“一户一犬”的政策下。小希不希望牛奶妹要和妈妈分开。

  在义工们眼里,每一只都是宝贝,但总有无可奈何的时候。有只卷耳大猫,第二天被发现抽搐,头不断地摇晃,送去医院后查出是神经受损,没法治疗,只能一辈子摇头晃脑,“把手伸过去,它会一直撞你的头,求蹭”,义工小明,除了店里,每天晚上还会到医院探望宝贝们,并把视频发上群。一百多双眼睛依然在关注这群小家伙的命运。

  陪伴它们的最后一个晚上,在场的义工们决定,要带这群宝贝们出去遛圈,要给它们洗澡,干干净净地送它们前往下一站。

  一场紧急救援,五天五夜的连续救治,虽然有一些小生命无法挽回,但更多的被改变了命运。参与救援的义工们回到了各自的日常生活中,而猫狗也在等待新的邂逅。


BBIN